Nikkimars

金三厨文手nikki!主仏英仏,只吃其中一边的姑娘谨慎关注哇_(:з」∠)_
文写不了两篇,每天都在整乱七八糟的
自由组我爱爆,艾米莉是天使
英米也是人间美味.x
普洪亲子分
有点雷西仏(大哭
励志把lof开成动物园(?)
微博@泥叽叽叽叽鸡

强迫你们看少女漫画x

nikdover:

挑下巴啾咪 ///////




女人们的脑海里时刻充斥着让cp亲亲抱抱的罪恶念头

【dover】宇航员.



还不是全文,是结尾的一段儿. 请务必结合歌词食用.

*亚蒂已婚啦(´・ω・`)
D'Yer Wanna Be A Spaceman?- Oasis
http://music.163.com/song/28563123/?userid=393001514




……
“那天我在路上见到两个小孩子……说也奇怪,甚至直到现在,我还是能想得起你小时候的样子。”他说,“我们在院子里爬树,有印象吗?把身上都搞得脏兮兮的。你有点怕高,却说要当个宇航员。你还说……你会想起这些吗,亚瑟?”
亚瑟不接话,想了一下。他想他也许还没忘,他的确记得的。但是他没回答,摇了摇头。
“你瞧,我也记不清了。”没等到答案的弗朗西斯笑了笑,“但没关系,太久以前了。无关紧要。”
“不……也不能说是无关紧要,弗朗西斯。”他开口,斟酌用词,“那是段有趣的好日子,我真心这么想。要知道隔了这么久,能再见到你也蛮好的。日子过得浑浑噩噩,我都快把以前忘光啦,而你总是记着这些,就像……”
“像我一直在你身边?”
“什么?噢,”有点出乎意料,他惊讶地笑出来,“我不知该怎么说,那甚至不算个比喻……”他胡言乱语,转眼去看他,而他也盯着他瞧。眼神交汇,他不明显地顿了一下,便别开头去。
“况且,你没有。”
亚瑟轻声结语。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对生活的假设向来无聊而毫无意义,可却总有人禁不住想:如果他真的始终伴他左右,又会是怎样的结局?可惜又一次地,从弗朗西斯的脸上,他什么都没能读到。
“是啊,”过了一会儿弗朗西斯说,露出一个微笑,“我没有。”
他们没再多言,又走了一段路。
“就送到这儿吧。”弗朗西斯说。
亚瑟便点了头。他停步了,不再跟上去。弗朗西斯便继续向前走着,一个人,头也不回地踏上必然的返程。他穿过街道、走到马路对面,即将回到他与亚瑟·柯克兰无关的生活中去。不过是与一个旧识的离别,亚瑟当然能够淡然接受;可就在这一不可逆转的过程之中,弗朗西斯却突然朝他转过身来。
“开个玩笑,亚蒂,”他朝他喊道,“如果你还想当宇航员的话,也为时不晚啊。”
他瞧着他,睁大眼睛,似乎是被这个玩笑逗笑了。他们便一同笑起来。他望着弗朗西斯的眼睛,远远地,又恍若近在咫尺,映出了他孩时的模样:笑的、流泪的,发脾气的、红着脸的。于是在那极为短促的一瞬间里,他看到自己脱离身体,朝着那双熟悉的眼睛,朝着弗朗西斯飞奔过去。他急切而慌乱,心脏在胸腔中剧烈震荡,步伐却愈来愈轻,十年来的生活融化剥离,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他的家庭和事业、他始终为之拼搏却毫无意义的东西,一切的一切变为层层沉重的灰影,笨拙地蠕动却愈发追赶不上他渐快的脚步。直到他所拥有的全部都褪落在身后泯灭消散,他变成了透明的肥皂泡,在光下映着梦境般的彩色——他飘了起来。千篇一律的生活被抛在脑后,拥抱着无忧无虑的生命,他只顾继续飞翔着,回到纯净无瑕的童话里、回到过去,回到曾经的人身边。直到他们的气泡相触,渐渐地、轻而缓地,两个世界融为一体。于是其他灰蒙蒙的地方便都无关紧要了。梦中的面容愈来愈近,变得唾手可及,而他再也不会犹豫了,一秒都不行——满载欣喜地、怀着爱意与渴望,他伸出手,终于紧紧抱住了那个身影。而在相触的刹那,他们又变回了两个孩子。
“那就当个宇航员吧!”最高的树枝上男孩儿朝他的玩伴大叫,怕得手心全是汗,双眼却望着天空,“我会住在一颗星星上……也许和你一起,其实那也不错,当然了……”
——当然了。
拥抱失了力气,载满幻觉的肥皂泡飘向更远的天空。啪嗒。他从最高的树枝上跌下来,愈来愈沉重,愈来愈年长。跌入阴霾之中时,他的灵魂变成了一个老人。他回到了空荡荡的躯壳里,站在与对方相隔一整个世界的对面。
“那就再见了,”他告别道,“有空记得过来。”
紫眼睛望着他,映出的男孩儿终于也变成了如今的模样。一个礼貌的微笑浮现在他的嘴角。
“当然。”他回答。



【dover】“我太困了,什么都做不了。”

今日的一千字瞎扯,仍然没有任何看头儿😂先给大家道个歉x
这几天真的很想写东西,什么都行
一视好快乐






“我太困了。”我说,像个瘫痪一样挂在他一边肩膀上,“我太困了,什么都做不了。”
我觉得一路下来他多少有点儿烦我,但他没说。“坚持住,亚瑟,”他把手绕到我背后搀着我,“你可不能在马路上睡觉。”
“我恐怕挺不住今天的课了。”我很不满地打了个哈欠,“你得帮我签到,小青蛙。你怎么还这么精神?”
“是你昨天晚上精神过头了。”他又跟我重复讲这些烦人的事实,“凌晨三点还在马路上转悠,喊什么‘我是个摇滚明星’。你啊。”
“去他妈的摇滚明星,他们真该好好歇歇。”我在喉咙里咕哝。我还真困得要死。
可能是有点疯过头了。但伙计,我们昨天可是去了个音乐节啊。我爱极了那种混乱场面,弗朗西斯就不一定了。但管他呢,他不得不陪我,我看他倒也很愿意这么干。灯光一直在闪,音乐吵得我们耳朵都聋了,整夜都在大喊大叫。他说他不喜欢这类型的音乐。但我可去他的吧,他挺开心,我知道。他眼睛都亮着。在其他安静的破地方人就很少能放得开。想想看,老兄,乱得一塌糊涂。多热闹的场面啊。
“等下我们一进宿舍,我就滚去昏在床上。”我絮絮叨叨地烦他,“我要睡到明天下午。”
“好的,好。”他拍我的后背,还趁机搂着我。活见鬼,法国佬可真烦人。可是如果他不这样做的话,我可能就会当场摔在这儿,一头栽进花坛的泥里。困得我腿都软了,老兄。我把肩膀上的包往上提了一下,跟他抱怨起来。我说,这背包太沉了,拿着它我简直跟怀孕了样。他就在旁边大笑起来,简直没完没了。我们已经走到了校园里,那些呆头呆脑的学生都转头瞧我们。太傻了。
“你是那种孕妇吧?”他还咬着不放,他怎么这么喜欢这个话题?“护士抱过来刚生的孩子,瞧上一眼,还会皱着眉说:‘天哪,他长得不好看。’”
他在半空中比划出一个婴儿,也不知道长得到底好不好看。“别恶心我了,这根本不好玩儿。”于是我说,还瞧着他的手看个没完,“刚生下来的小屁孩儿都根本不好看。”
“你对宝宝有种敌视情绪。”他把手放下,又揽着我的肩。“这就显得我们的小亚蒂特别幼稚。”
我真的想踹他,可是我们就快到了。我刚才就说过,一旦进了宿舍,我就要抛下一切事情滚到床上。于是等他打开门,我立即这样做了。他的枕头太软了点儿,比我的软。不太舒服,不过我能凑合一下。
“怎么躺我的床了?”他居然敢不乐意,“还穿着这身脏衣服。”
“少啰嗦。”我不讲理地骂他,把被子好好盖着,“你还要我爬到上铺?”
我让他无奈极了,可是管他的。他站在那儿,好像打算瞧我睡觉的模样。人闭着眼睛有什么好看的,于是我想了想,又把眼睛睁开了。
“我跟你说个秘密……”我停下来,打了可能是第一百个哈欠,“跟你瞎混真的很开心,弗朗西斯。”
他被我逗得直笑。这头猪,我又不是为了叫他笑话我才说这些的。
“睡你的觉吧,小傻瓜。”他俯下身来掖我的被角,好像我是个婴儿似的。我是说,他乐意照顾人,我可不喜欢被当个宝宝。可是他的手可能是有魔法什么的,你能理解吗?就这样——他一摸我的头发,我就变得更困了。我嘟囔着,骂了他几句,然后翻身睡着了。我像个宝宝那样睡得毫无防备,就连他偷偷吻我的额头,我也没坐起来打他。我做着梦,甚至还觉得他亲错了地方。是这样的。毕竟我太困了,什么都做不了。

【仏英】你不打算给我晚安吻。


我睡不着觉,给自己打一针安心剂。絮絮叨叨,不好读,没什么意思。
我爱的人们晚安。









“你不打算给我晚安吻。”
当他帮他掖好被角,并打算离开去关掉客厅的灯,床上的人拉住了他。他转过头。
“这令我非常不安,波诺伏瓦先生。”他继续。
他笑了一下,俯身,亲吻那双嘴唇。“今天决定要用‘先生’来称呼我了?”他问。他便抬起双臂来回答,在半梦半醒中环住他的脖颈。他的动作沾了酒气,充满了依恋。只有他身上的味道能让他安然入眠,他也知道。于是关灯便显得没那么重要了,他安抚着他、亲吻他,又躺在他身边。
“怎么啦,我的男孩儿?”他柔声。
“我感受到……”他喃,少有地主动凑近他,“……一种感情。”
“对我?”他问。
他不再回答,怀抱着他。他喝醉了,带着酒气,却嗅到他头发上的香味。很熟悉。他们用同一瓶洗发水。
“亚蒂。”他唤他的名字。不是在提问,也不算催促。他唤他,像母亲呼唤腹中的胎儿,不要回应,仅仅是想要为之。他想安抚他入眠。
“我有话想说,弗朗西斯。”他在他的耳旁说道。“我总有很多话想说。我从来没能说出口。”
他望着他,在黑暗里。客厅的光亮不足以照亮他的脸。
“我奢望你能明白。”他在醉意中继续,“从那些未开口的句子里,从我身上。从我们的一切里……你能明白吗?”
他把他的手放在心口。砰,砰。他们听着心跳,等着。他又接下去说。
“这感情就像……我曾打碎了你心爱的碟子。但你不能因此责怪我、记恨我……更不能觉得我令人难以忍受。”他说。
他在听。
“或者。或者觉得我不再年轻,成了一个令人厌烦的老人。你不能看腻我的脸。你不能对我感到腻烦。”
他闭着眼轻喃,面容安静。他的双臂仍环着对方的脖子。被抱着的人便真诚地回答了他:
“我永远不会厌倦你。”
“你不能撒谎。”他急促地补充,像是要掩盖住上一句回应,“你不能质疑……我的话的真实性。”
“这让我有些为难,猫咪。”他被逗笑了,亲吻他的额角,“你总是一个可爱的小骗子。而这却让我如此爱你。”
他习以为常,而又带着些许满足地记住这话。而他本人——他是很少这样说话的。但在这个夜晚,他望着他,依恋地,没来由地悲伤着,随后,他便的确说出了这样的言语:
“我非常爱你,弗朗西斯。”
像一片柔和的羽毛。他感到意外而又并不意外。“你喝醉了,亚蒂。”他说。
“我拒绝过你,”他这样说,在爱语后有些突兀,“很多次。我让你因我失望。”
“欣慰的是最后一次你没有。”
“我以为在这些之后你没能离开,我便能心安理得地认为这将会是常态。”他困倦地耳语,“孤独的人一旦尝到了另一种滋味,便总会更加害怕回到形单影只。可是……谁又能保证呢?我对于你,或是你对于我。一直怀有一份感情,找到一种方法?”
没有答案的问题。他难以回答,以一种怜爱的方式抚他的头发。“说了太多爱字,会让明天早上的你悔恨不已的。”他只好说。他躺在他怀里,昏昏沉沉地考虑着。
“弗朗西斯,弗朗西斯。”他一遍遍地轻念这个名字。“你要始终相信我是爱你的。”
然后他凝望着他。他闭起眼睛。他会了意,抚着他的脸庞,落下零星珍惜而细腻的吻。他怎么会忘记?他感到此时此刻是满怀爱意的。他们都是满怀爱意的。
此刻如此。

【仏英】Our Kid.


·苏哥一视,粗口注意
·our kid是英语里哥哥们称呼家里弟弟/妹妹的一个说法。想多写写斯科特,看点儿兄弟亲情。很短,写着玩儿的。
·生日快乐啊,我们的亚蒂.







从很小的时候起,波诺伏瓦就开始来找亚瑟的茬了。他看起来像个有礼貌的小鬼,却直接跑到我家前门的院子里大呼小叫,那些小孩儿才想得出来的幼稚诋毁一下子就能让全家人都知道他想来见谁。亚瑟·柯克兰,我们家那孩子,小脑袋才跟老子的一个巴掌大,本来在安安静静鼓捣自己的小玩意儿,听到这声音眼睛都亮了起来,不是高兴的那种亮,而是被外面那个以前穿小裙子四处跑的小鬼气得七窍生烟,跳起来就张牙舞爪地打架去了。有时候帕特里克被他们吵烦了,还会打开门吼他们滚远点儿,但我可懒得管这些小屁孩儿。
后来过了好多年,我也想不起是多久,反正亚瑟·柯克兰已经长得跟我们差不多高,弗朗西斯还会来找他。真活见鬼,我是说不知道哪天,弗朗西斯就不去前门扰民,而是鬼鬼祟祟地跑到后门。他们搞得不声不响,可还是被我给看着了。亚瑟·柯克兰这臭小子,他装得满脸不乐意,那副别扭德性让人看了都想吐。你能想象吗?我们家那小孩儿皱着脸、瘪着嘴,连眉头都他妈拧在了一起,但却并不是被外面那个男孩儿气得七窍生烟。他磨蹭着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然后钻后门跟这家伙遛了,他以为没人看见他们。
我说过,我可懒得管这些小屁孩儿。所以我也没把这破事儿跟帕特里克说,“我们的弟弟从不半夜遛去和姑娘们疯,倒成天跟个从小被他揍得不成样的男孩儿鬼混”,这话我还真他妈说不出口。
直到有一天,亚瑟·柯克兰不在家,而我去后门倒垃圾,却正巧撞见他妈的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和我这弟弟从我们家屋顶上滚下来。别提多滑稽了,哥们儿。这俩混球原本高兴得不得了,一个还拽着另一个的手,转头就看到老子站在那儿,手上拎着一大包垃圾盯着他俩。亚瑟·柯克兰也不笑了,整个人僵在那儿,脸都白了。弗朗西斯也愣了一下。“嗨斯科特。“然后他说。
“别跟他打招呼,”我那好弟弟缩在夹克领子里,跟他身旁的好伙伴小声嘀咕,“你这傻逼。”
弗朗西斯耸了下肩。亚瑟·柯克兰的态度几乎是立刻就把我惹火了,但我是先朝弗朗西斯发的飙。“你们在房顶上搞什么鬼?”我问。
“没搞什……”亚瑟在一边抢着否认,但是弗朗西斯回了话:“看星星。”他承认得飞快,一秒都没耽搁,仿佛这正常得很,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瞪着眼睛,他还是那副笑盈盈的模样,真让老子气不打一处来。
“‘看星星’,去他的狗屁。”我吼了他一通,“要不给你眼眶上来一拳,在这儿就能看他妈的星星?”
随后我挥手让他滚蛋,可这混球从来不怕我。他和我家的小家伙儿看星星,还表现得自然得要命,要不是我一时没找出他什么茬儿,非当场教训他一通。后来小法国佬没了影,就剩下亚瑟·柯克兰跟我在后院站着。他耷拉着头,看起来简直快要完蛋了。
“你跟弗朗西斯在搞什么名堂?”
“你在说什么?”
“他总来找你出去。”
“他没总找我出去。”
“是啊,你说得可真他妈千真万确。”
“行吧,他找我打架的。”他手插在兜里,给老子装出一副无所谓的傻样,“从几岁时就这样,干嘛疑神疑鬼?”
我不吃这套。“你们不是想看星星吗,在老子的房顶上?”
“那是学校的课题。”他脸上开始绷不住了,“你他妈有毛病?”
“我的天。”我可真他妈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惊讶,恼火,又像是给这兔崽子逗乐了。“你看上他了。”我说得还挺无奈。
我猜把事实这样直白地丢给亚瑟·柯克兰的,老子还是第一个。他的蠢脸立即变得极度震惊,就像从未意识到这件滑稽事儿似的;随后震惊变成了惶恐,再然后是恼羞成怒,外加一些零碎的脏话。我真的被这兔崽子逗乐了。
“我又不瞎,”他嘟囔,气哼哼地,“你可真他妈是个编故事的高手。”
那时我第一次想到,亚瑟·柯克兰可能开始惦记着从这个家滚蛋了。可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他是柯克兰家最小的那个,所有人都拿他当乳臭未干的小崽子,难道他还能突然长大怎么着?我盯着他瞧,一时间似乎想到了好多,却又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琐事,转眼间就忘记了。小时候你弟弟和邻居家小鬼像两只泥猴子在草地里打成一团,长大了却在你面前挨在一起、一个黏糊地叫另一个“我的小男孩儿”?这场景我一辈子也受不了。
但是我瞧着亚瑟柯克兰,垂头丧气,看起来又觉得丢人又有点儿委屈,就想起以前有一次我告诉这小孩儿他的泰迪熊被家里的狗给埋到后院去了,其实是我和帕特里克藏起来的。他一声没吭,消失了整个下午,后来我看到他那么小一个人在后院,拿着一把花盆里的小铲子小心翼翼地挖着那些土块儿,眼泪汪汪的,跟这时候一样。这多少让我有点儿后悔,但谁以前都当过一阵儿的兔崽子。我也真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所以还是那句话,我懒得管他们这些。我是说如果我是家里的老头儿,那肯定不会是什么称职的老头儿。作为兄长我就不知道好坏了,我也不管那个。如果你一天往自己头上套些没必要的职责,那你肯定会活成一滩烂泥。所以我没说别的,也没把这事儿跟谁说。
“把这个扔了,”我把那包垃圾递给他,又拍了拍他的头,“进屋来吧。”
他抬起头,看了我一会儿。他大概有十年没这样盯着他的老哥瞧了。
“嗯。”他说。



《总裁住手,我是隔壁那个总裁》全文公布

打下这个沙雕题目真让我耻得无地自容hhhhh,一年前开启预售时就曾向大家许诺过会在网络全文公布,虽然今天看来稍微有一点黑历史,但它对我来说仍然是最为重要的一篇文章。现在放出纯文字版,包含网络连载的1-10章及本内未公开的11、12章番外。大家可以去网盘自取w👇



👉下载链接在此👈

提取码9sqa



这本本子是2017年10月1号开启的预售,最初本来只打算印60本还怕卖不掉,但在15天预售期内正好售出了100本,凑整爱好者的自我满足w筹划和产出个人志的过程并不轻松,却让我这个怕麻烦精感到无比幸福,完售后收到的多篇长评也让那段时间的我每天都生活在期待与感动里www 由于是第一次印本,成品里仍有诸多不完善、不专业的地方,再次感谢大家对我的包容!


时隔一年重读了自己的free talk,发现其实很多想法都从来没变,我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最开始入驻lofter就会因为超过两行的评论和20个热度开心得上蹿下跳,后来我像最开始妄想过的那样印了个志,也想到“这对我来说大概是极致了”,可是你们总是在不断给我更好的,也让我想进一步完善自己的作品来回应大家的期待quq能和你们一同喜欢上dover始终是让我感到最幸运的事!



最后想把曾在FT里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在抒发对他们的喜欢的同时,倘若我笔下的文字曾给你带来过一点笑容,这便是我最大的满足了。



琼斯来电

“—— ——”
“嗨早上好亚蒂!你在干什么?准备精力充沛地开启新的一…”
“弗朗西斯他妈的波诺伏瓦又穿着鞋踩到了我的那块宝贝儿玫瑰花小地毯,我要把他打进地板缝里!”
阿尔弗雷德迅速地挂断了电话。